石达开的故事——千古名将石达开,一人头衔十几家

历史故事
历史故事
历史故事
16
文章
0
评论
2019年12月9日11:47:21 评论 642 8310字阅读27分42秒
爆款云服务器低至3折

石达开(1831年-1863年),绰号石敢当,广西贵县(今贵港市)客家人,祖籍地在今广东省和平县。

 

石达开是太平天国主要将领之一,中国近代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革命家、战略家,武学家,诗人,书法家,爱国将领,民族英雄。

 

1851年12月,太平天国在永安建制,石达开晋封"翼王五千岁"。

 

石达开是太平天国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十六岁受访出山,十九岁统帅千军万马,二十岁获封翼王,三十二岁英勇就义于成都。一生轰轰烈烈,体恤百姓民生,生平事迹为后世所传颂,被认为是"中国历代农民起义中最完美的形象"。

 

  一、穷人孩子早当家

 

1831年,石达开出生在广西贵县北山里一个比较富裕农民的家庭里。

 

石达开的父亲石昌辉约在达开五至九岁时便已早逝。丢下了弱妻幼子(四个未成年的儿女),家庭境况大不如前。

 

口碑材料说,达开少年时,种田之外,兼做生意。买卖鸡鸭,做牛贩,运炭到平天山矿区出售。年方十四岁的石达开凛然成人,早就挑起维持家计的重担。

 

他奔走江湖,广交四方豪杰,与当时在浔梧一带活动的天地会首领罗大纲、大头羊张钊有交往,也与平天山矿区工人和广大农民建立了密切的关系、为后来参加拜上帝会准备了良好的社会条件。所以后来太平军被困永安州时,能密檄龙山矿工驰援解围。

 

  二、参加太平天国起义

 

道光年间,官场腐败,民生困苦,1847年,石达开十六岁,正在广西以传播基督教为名筹备反清起义的洪秀全、冯云山慕名来访,邀其共图大计,石达开慨然允诺,三年后毁家纾难,率四千余人参加金田起义,被封为左军主将,意为"羽翼天朝"。

 

  三、屡立战功

 

1852年,西王萧朝贵在湖南长沙阵亡后,太平军在长沙城下陷入清军反包围,形势万分危急。

 

石达开率部西渡湘江,开辟河西基地,缓解了太平军的缺粮之危,又多次击败进犯之敌,取得"水陆洲大捷",重挫清军士气,其后,为全军先导,经河西安全撤军,跳出反包围圈。

 

之后夺岳阳,占武汉,自武昌东下金陵,二十八天挺进一千八百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令清军闻风丧胆,号之曰"石敢当"。

 

1853年3月,太平天国定都金陵,改号天京,石达开留京辅佐东王杨秀清处理政务。

 

定都之后,诸王享乐主义抬头,广选美女,为修王府而毁民宅,据国库财富为己有,唯石达开洁身自好,从不参与。

 

  四、建立根据地

 

1853年秋,石达开奉命出镇安庆,节制西征,他打破太平天国以往重视攻占城池、轻视根据地建设的传统,采取稳扎稳打的策略,逐步扩大根据地范围,亲自指挥攻克清安徽临时省会庐州(今合肥),迫使名将江忠源自尽。

 

由于之前太平天国没有基层政府,地方行政一片空白,石达开到安徽后,组织各地人民登记户口,选举基层官吏,又开科举试,招揽人才,建立起省、郡、县三级地方行政体系,使太平天国真正具备了国家的规模;与此同时,整肃军纪,恢复治安,赈济贫困,慰问疾苦,使士农工商各安其业,并制定税法,征收税赋,为太平天国的政治、军事活动提供所需物资。

 

1854年初,石达开离开安徽,回京述职,太平天国领导层对他的实践给予充分肯定,从此放弃了绝对平均主义的空想,全面推行符合实情的经济政策。

 

  五、大战曾国藩

 

1854年夏秋,太平军在西征战场遭遇湘军的凶狠反扑,节节败退,失地千里。

 

石达开看出两军最大差距在于水师,便命人仿照湘军的船式造舰,加紧操练水师。

 

在湘军兵锋直逼九江的危急时刻,石达开再度出任西征军主帅,亲赴前敌指挥,于1855年初在湖口、九江两次大败湘军,湘军水师溃不成军,统帅曾国藩投水自尽,被部下救起,西线军事步入全盛。

 

  六、施政务实,争取民心

 

同年秋天,石达开又挥师江西,四个月连下七府四十七县,由于他军纪严明,施政务实,爱护百姓,求贤若渴,江西人民争相拥戴,许多原本对太平天国不友好的知识分子也转而支持太平军,队伍很快从一万多人扩充到十万余众,对手哀叹"民心全变,大势已去"。

 

1856年3月,石达开在江西樟树大败湘军,至此,湘军统帅曾国藩所在的南昌城已经陷入太平军的四面合围,对外联络全被切断。

 

可惜,石达开却被调回天京参加解围战,虽然大破江南大营,解除了清军对天京三年的包围,却令曾国藩免遭灭顶之灾。

 

  七、出走西南

 

同年9月,"天京事变"爆发,东王杨秀清被杀,上万东王部属惨遭株连。

 

石达开在前线听到天京可能发生内讧的消息,急忙赶回阻止,并痛斥韦昌辉乱杀无辜,但为时已晚。

 

北王韦昌辉把石达开反对滥杀无辜的主张看成对东王的偏袒,意图予以加害。

 

石达开逃出天京,京中家人与部属全部遇难。

 

石达开在安徽举兵靖难,上书天王,请杀北王以平民愤。

 

天王见全体军民都支持石达开,遂下诏诛韦。

 

11月,石达开奉诏回京,被军民尊为"义王",合朝同举"提理政务"。

 

他不计私怨,追究屠杀责任时只惩首恶,不咎部属,连北王亲族都得到保护和重用,人心迅速安定下来。

 

在石达开的部署下,太平军稳守要隘,伺机反攻,陈玉成、石镇吉、李秀成、杨辅清等后起之秀开始走上一线,独当一面,内讧造成的被动局面逐渐得到扭转。

 

但天王见石达开深得人心,心生疑忌,将自己的两个哥哥封王,对石达开百般牵制,甚至意图加害。

 

为了避免再次爆发内讧,石达开不得已于1857年5月避祸离京,前往安徽安庆。

 

1857年9月,天王迫于形势的恶化遣使持"义王"金牌请石达开回京,石达开上奏天王,表示无意回京,但会调陈玉成、李秀成、韦俊等将领回援,并以"通军主将"身份继续为天国作战。

 

此后,石达开前往江西救援被困的临江、吉安,拥戴他的安徽太平军将领大都留守安徽。

 

因没有水师,无法渡过赣江,救援行动失败。

 

石达开又于次年进军浙江,并联合国宗杨辅清进军福建,欲开辟浙闽根据地,与天京根据地连成一体。

 

浙江是江浙皖清军的主要饷源,为阻止石达开攻浙,清廷急调各路兵马增援,最终不得不命丁忧在籍的曾国藩重任湘军统帅,领兵入浙。

 

太平军在浙江取得许多胜利,但江西建昌、抚州失守后,入浙部队失去了后方,为免四面受敌,石达开决定放弃攻浙,撤往福建,后又转战到江西。

 

石达开建立浙闽根据地的努力虽因内外矛盾以失败告终,却牵制了大量清军,为太平军取得浦口大捷、二破江北大营、三河大捷等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

 

是冬,石达开经与部将会商,决定进攻湖南,取上游之势,再下趋湖北,配合安徽太平军作战,并伺机分兵入川。

 

1859年春,石达开自江西起兵入湘,发动 "宝庆会战"。彼时湘军正计划分兵三路进攻安庆,闻石达开长驱直入湖南腹地,军心全线动摇,只得将因势利导,全力援湘。面对湘军的重兵驰援,石达开孤军作战,未能攻克宝庆,被迫退入广西休整。

 

1861年9月,石达开自桂南北上,于1862年初经湖北入川,自此,为北渡长江,夺取成都,建立四川根据地,石达开转战川黔滇三省,先后四进四川,终于1863年4月兵不血刃渡过金沙江,突破长江防线。

 

  八、石达开女儿选郎君

 

太平军入川过巴县的那支队伍,就是石达开的人马。

 

石达开有个女儿,是他在行军打仗的路上捡来的。捡的时候这个姑娘儿只有四五岁,她的爹妈都遭清兵打死了。

 

他把这个姑娘儿当成亲生的一样,一得空,就教她读书认字、耍刀舞剑。

 

这姑娘儿也乖,一教就会,一说就懂,又听话,又孝顺,石达开爱如掌上明珠。

 

一晃,这姑娘就十七八岁了,长得水汪汪的,要模样有模样,要文才有文才,能文能武,有时还帮石达开出主意,拿点子。

 

有一天,石达开说:“女儿呀,我已经把你养成人了,打算给你选个人户,你看哪个才合意呀?”

 

姑娘听了不开腔,红起个脸看到脚尖尖。

 

石达开晓得女儿是怕羞不好说得,就说:“这样,我明天召集大小头目来议事,你躲在竹帘子后头,看起了哪个就说,老子给你作主。”

 

第二天,那些文官武将议事过后,石达开问女儿,选的哪一个?

 

她说,那些文官武将一个都没看起,只看得起石达开身边那个传令跑腿的癞子兵。

 

石达开心想:本王手下没有成家的文官武将不下一两百人,咋个她偏偏看起了他?

 

女儿看出了父亲的心事,说:“父王造反为啥子?”

 

石达开说:“分田地,均贫富,平女权,撵洋人。”

 

“请问父王,女儿的权怎么个平法?”

 

“你的权在父王一人之下,全军之上,未必还嫌小嘛?”

 

“女儿指的是婚事。”

 

“你的婚事!父王由你挑选,不错吧!嗯?为啥偏偏选个癞子兵。”

 

“父王都信得过癞子兵,女儿还是看得起。”

 

石达开只得说:“老子胡涂,老子胡涂!就照你的办。”

 

姑娘和癞子成亲过后,医好了癞疮,换上武将的盔甲,一下子人就伸展了。仔细一看呀,这小伙儿长得硬还有点像石达开。

 

后来,石达开的队伍退到了贵州,仗越打越不顺当,有几回他还差点儿遭清兵的暗算。

 

有一天,石达开的女儿对男人说:“我们成家都快两年了,我对你好不好?”

 

“好!”

 

“父王对你好不好?”

 

“也好。”

 

她又说:“现在四面都是清兵,这仗越来越不好打,如果有一天父王遭到危险,你该怎么办?”

 

她男人说:“要不是你和父王看得起我这个干人儿,我哪有今天!为了你和父王,上刀山,下火海,我要是眨一下眼睛,都不是人生父母养的。”

 

有一天,又打了败仗,眼看清兵已攻上来了。女儿拿出石达开穿的衣帽,亲自为她男人穿戴好,又帮石达开换上兵卒的衣裳。

 

她一路保护石达开朝外头冲,叫她男人把清兵拖着。

 

结果,石达开冲出去了,他的女婿——癞子兵遭清兵当成石达开抓到了。

 

审问癞子兵的,是石达开手下一个投降清兵的头目。他一眼就认出了癞子兵,晓得中了“金蝉脱壳”之计。他怕上司还喊他到处去抓石达开,就来了个“将错就错”,把癞子兵杀了后,又表奏朝廷,说是已将石达开处斩。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石达开和他女儿那里,他们把癞子兵穿过的衣裳埋了座坟,还立了块碑。石达开亲笔在碑上写了:“太平军忠烈×××之墓。”

 

  九、大渡河阻拦去路

 

1863年5月,太平军到达大渡河,此时太平军有三四万人。对岸尚无清军,石达开下令多备船筏,次日渡河,但当晚天降大雨,河水暴涨,无法行船。

 

三日后,在大渡河东线防御的清兵来到对岸,太平军为大渡河百年不遇的提前涨水所阻,多次抢渡不成,粮草用尽,陷入绝境。

 

南字营都司王松林到太平军营谈判,石达开决心舍命以全三军。其中,石部三千人被王松林收编,剩余两千人保留武器,驻扎大树堡。

 

后来,两千人中有七百人过河,遣散或被杀。

 

石达开被押往成都后,清军背信弃义,夜袭大树堡,除三百老幼存活外,全部被杀。

 

  十、石达开英勇就义

 

1863年6月27日,石达开在成都公堂受审,慷慨陈词,令主审官崇实理屈词穷,无言以对,而后从容就义,临刑之际,神色怡然,身受凌迟酷刑,至死默然无声,观者无不动容,叹为"奇男子"。

 

石达开受刑时,被割几千刀,他从始至终默然无声。

 

石达开的凛然正气和坚强意志使清军官兵感到震惊,四川布政使刘蓉敬佩的说他"枭桀坚强之气溢于颜面,而词句不卑不亢,不作摇尾乞怜语。临刑之际,神色怡然,是丑类之最悍者。"

 

  十一、石达开离京始末

 

史学著作都把石达开1857年5月底离京时带走的队伍人数略为夸大,一种说法称带走了近20万人,另一说法称有十余万人,更有不说具体数字,只说大队人马。

 

因此,史学上称石达开拉走大队人马,大闹分裂,有意拆太平天国的台。

 

事实上,史实并非如此。

 

据研究清庭档案中的官员奏折,石达开只在一个小镇铜井渡江,而且一天之内就渡完了,人数明显不多;“1857年6月9日,石逆由金陵带其党与数千,道经该州前往上游,到处张贴伪示,传谕各贼。察其词意,因洪逆疑忌过甚,惧害脱逃。”

 

因此,我们就可以说,石达开离京时带走的人数不过数千人,因为清方官员对于太平军人数一般只会多报,不会少报。

 

洪秀全在形势和舆论双重压力下,罢免了安福二王,派人送"义王金牌"邀石达开回京主政。

 

但石达开一则不相信洪秀全的所谓"诚意",二则他一向对洪秀全进入天京后不思进取,只图保东南一隅的做法不甚赞成,因此决定从此"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按照自己的战略思想去指挥作战。

 

然而,尽管如此,石达开还是提出了一个折中的缓解局势危急的方案:派出李秀成、陈玉成等回援南京,袭扰四周。

 

石达开率军离开驻扎了四个月的安庆时,他身边已经从初时的几千人陆续汇集成了数万人的军队,都是因不忿洪秀全的所为而主动前来投奔追随的将士。

 

但是,石达开离开安庆时直接带领的军队人数是很有限的,重要将领也很少,他把手下的名将和主力部队都留给了洪秀全。

 

  十二、武林泰斗石达开

 

石达开不仅是太平天国一代名将,同时也是晚清中国的武学大家。在战场上,他是以冲锋陷阵、骁勇善战闻名的"悍将",在武学修为方面,《北平国术馆讲义》更将他与许宣平、达摩祖师、宋太祖、岳武穆、张三丰、戚继光、甘凤池等人并论为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拳术名家。

 

太平天国败亡后,清政府大肆销毁各种对太平天国人物的正面记载,以致石达开作为武林高手在后世的名声远不能和以上诸人相比。

 

石达开不仅武功出众,而且内外兼修,他和陈邦森比武的故事已成为后世武林口耳相传的掌故。

 

根据文字记载和口碑传说,两人相约各自击打对方三拳,受拳者不得还击,"邦森拳石,石腹软如绵,邦森拳如著碑,拳启而腹平。石还击邦森,邦森知不可敌,侧身避,碑裂为数段"。

 

  十三、后世评价

 

太平天国中最完美的男人,非石达开莫属。他不仅是一位形象很阳光的大帅哥(时人曾赞其曰"龙凤之姿,天日之表"),颇富文韬武略,而且是当时伟大的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和文学家,其短暂的人生(卒时年仅32岁)迸发出许多闪光点,照亮了太平天国短暂而又悲壮的历史天空。

 

石达开既是著名的军事家,又是优秀的政治家,文韬武略都很出众,因此对其经历不够了解的人常误以为他曾经中过科举(连咸丰皇帝都曾误以为他是湖南贡生),并把他想象成和曾国藩年龄相仿,在太平天国时期已过不惑之龄。

 

传统戏曲中,以老生来饰演石达开,央视电视剧《太平天国》中,也把石达开演成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对观众造成了很大误导。

 

实际上,石达开在被洪秀全"访请出山"时只有16岁,金田起义时19岁,在湖口、九江大捷中令曾国藩兵败投水时是23岁(时年曾国藩46岁)。在成都英勇就义时年仅32岁,是不折不扣的少年英雄。

 

石达开生前用兵神出鬼没,死后仍令敌人提心吊胆,甚至他身后数十年中都不断有人打着他的旗号从事反清活动和革命运动,辛亥革命党人曾通过诗歌,小说,绘画等各种媒介宣传他的事迹以"激励民气,号召志士,鼓吹革命"。

 

有关他的民间传说更遍布他生前转战过的大半个中国,表现出他当年深得各地民众爱戴。

 

在有关石达开的各种评价中,最著名的当属美国传教士麦高文通讯中的一段话了。

 

这位青年领袖,作为目前太平军的中坚人物,各种报道都把他描述成为英雄侠义的----勇敢无畏,正直耿介,无可非议,可以说是太平军中的培雅得(法国著名将领和民族英雄)。

 

他性情温厚,赢得万众的爱戴,即使那位颇不友好的《金陵庶谈》作者也承认这一点。该作者为了抵消上述赞扬造成的美好印象,故意贬低他的胆略。

 

正如其他清朝官方人士以及向我们口述历险经过的外国水手声称的,翼王在太平军中的威望,驳斥了这种蓄意贬低的说法,不容置疑,他那意味深长的"电师"的头衔,正表示他在军事上的雄才大略和他的性格。他是一个有教养的人,一个敢做敢为的人"。

 

为了纪念石达开,贵港市一座水库(达开水库),一所中学以其名字命名。市区东湖公园有其纪念设施。

 

十四、苍天有眼,名将有后!

 

石达开尚有后人,已改姓胡。

 

1861年6月,石达开回师广西贵县(今贵港市)时,想到父亲早故,是姑母带大他的,离别姑母已有11年长,很是想念,便抽空回奇石圩,约见嫁在平治村的姑母胡石氏,姑侄相见,自然是一番长吁短叹。

 

姑母逗玩着翼王身边的两个小孩,很可爱,觉得翼王南征北战,前有堵兵,后有追兵,随身携带的两个小孩,一个叫石定忠的那时才三岁,一个才一岁,很不方便,也很不安全,便劝他把两个小孩留下来。

 

翼王沉吟良久,同意留下了最小的,姑母便在夜幕降临的时候,用围巾背起小孩,秘密地回到平治村。

 

石达开的姑母与丈夫胡善彭,生有两个儿子,都已结了婚,长子胡运平夫妇还没生养,就把翼王的小儿子(亲生母是谁没有传记下来)认作自已的儿子。

 

这个村子清一色的壮族同胞,清一色的胡姓,在当年参加洪秀全"拜上帝会" 的几个老会员主持下,村人很团结,也很保密,小孩躲过了清兵一次次的清洗。

 

小孩按壮人习俗,幼时统称"特细" ,但村人私下都亲昵地叫他"麻解佬"(翼王祖上是广东和平县搬迁来的客家人,一直讲客家话,壮人称客家人为"麻解佬")。

 

孩子七岁读书时,村中几个"拜上帝会" 老会员已知道翼王已在四川壮烈牺牲,因而主张给孩子取名胡永活。

 

老会员说,永活者,象征着翼王不死,永远活着,翼王还有亲生儿子,不会绝后。

 

永活长大后与附近的清潭村覃姓女结婚,生了两个儿子。

 

健在的老会员又给两个儿子分别取了很有意思的名字,长子叫胡天浇,说"浇" 者,"晓" 也,只有天上才晓得孩子是翼王的孙儿,左偏旁不用"日" 而用三点水,是流着眼泪哭诉啊!次子叫胡天祥,"祥" 者,吉利也,以名字祈祷上天赐以吉祥给翼王的后代子孙。

 

翼王在平治村的子孙,至今已传到第六七代,100多人。

 

  十五、文章作品

 

石达开不仅是太平天国第一流的大军事家与大政治家,而且一百多年来,一直以能诗闻名于世。名将与诗人集于一身,这在太平天国人物中间是仅有的一位。

 

可惜这位真正能诗的英雄诗人死得太早,在十多年戎马倥偬的生活中,无暇吟诗作赋。所以没有较多的作品遗留下。

 

后人伪造石达开诗文的现象的确比较突出。这种情况不仅在太平天国人物中是唯一的,有史以来历代千千万万的名人中,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与石达开相比。

 

石达开虽然能诗,但诗名如此之大,自有不少原因。在安庆易制与经略江西之后,他的政绩引起大家的注意。

 

大家都认为他有才,如湖南人纷纷传说他是湖南拔贡,谣言甚至传进咸丰皇帝耳朵里,下旨令曾国藩查明。

 

当时湖南人,特别是湖南读书人非常有优越感,不但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楷模自许,也大有天下英才尽在三湘的骄傲,所以湖南人一再误传翼王是湖南读书人,证明石达开在当时已经广有"才名",也就因为这样,后来梁启超伪造石达开遗诗,一时之间无人怀疑,而自梁启超之后,翼王的能诗之名也更为人知了。

 

石达开诗名甚大的另一个原因,是辛亥革命前后许多革命志士把他选作古为今用的对象。为了激发民气,鼓吹革命,就托他的名写了许多伪诗,八方流传,到处宣扬。

 

只是反清英雄而不能诗,伪诗伪文无法加到他的头上;只是诗人而不是反清英雄又起不到多大的宣传作用。只有石达开兼而有之,正是一个理想的对象。

 

现存比较确定的石达开真诗仅以下三首:

 

  1.《广西白龙洞提壁诗》

 

        《广西白龙洞提壁诗》

  作者:石达开

  挺身登峻岭,举目照遥空。

  毁佛崇天帝,移民复古风。

  临军称将勇,玩洞羡诗雄。

  剑气冲星斗,文光射日虹。

 

2.《驻军大定与苗胞欢聚即席赋诗》

 

这是1862年石达开大军经过贵州黔西,大定一带时,当地苗族百姓以欢迎“最尊贵的客人”的仪式欢迎石达开大军---将用黄豆,毛稗,高粱,小米,包谷和谷子酿贮,埋藏于地下多年的陈年美酒取出,盛在坛子里,放在花场正中央。

 

用通心的吸管插入坛内。石达开和太平军将士,与苗民们一同,载歌载舞,披着月色,照着营火,手扶吸管,低头畅饮。席间,石达开即兴赋诗一首。

 

  《驻军大定与苗胞欢聚即席赋诗》

  作者:石达开

  千颗明珠一瓮收,君王到此也低头。

  五岳抱住擎天柱,吸尽黄河水倒流。

 

3.《五言告示》

 

1857年5月底,石达开被洪秀全及其两兄安福二王逼迫离京,前往安庆。行军途中曾经公开张贴一份《五言告示》,说明他被 迫离京的苦衷,希望太平天国军民在完全自愿的原则下随他出征。这份告示有两个抄件流传至今,二者之间字句略有出入。

 

  《五言告示》

  作者:石达开

  为沥剖血诚,谆谕众军民:自恨无才智,天国愧荷恩。

  惟矢忠贞志,区区一片心,上可对皇天,下可质古人。

  去岁遭祸乱,狼狈赶回京,自谓此愚忠,定蒙圣君明。

  乃事有不然,诏旨降频仍,重重生疑忌,一笔难尽陈。

  用是自奋励,出师再表真,力酬上帝德,勉报主恩仁。

  精忠若金石,历久见真诚。惟期妖灭尽,予志复归林。

  为此行谆谕,遍告众军民:依然守本分,照旧建功名。

  或随本主将,亦足标元勋,一统太平日,各邀天恩荣。

 

免责声明:本文所有信息均为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方式:651645661@qq.com

继续阅读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历史故事
秦始皇地宫到底在哪里? 历史故事

秦始皇地宫到底在哪里?

据说,在我们中国有三座最为神秘的古墓:秦始皇陵不敢挖,乾陵挖不动,成吉思汗墓找不到!   今天我们就来讲一下秦始皇陵,顺便探讨一下他的地宫到底在哪里。   相传在中国第一帝王秦始皇...
荆轲刺秦王的故事 历史故事

荆轲刺秦王的故事

那是一个群雄割踞的战国时代,雄心壮志的秦王嬴政急于统一天下的大业。   而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荆轲就出生在这个战国时代,很多事情其实他也是身不由己。   我们这些后人说熟悉的荆轲刺...
三个和尚的故事 历史故事

三个和尚的故事

读小学的时候,我们就听老师讲过这么一个寓言故事: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   当初老师就是要教我们怎么去做事,比方说,我们在办一件事情时,如果没制度作保证,责任不落实...
刘三姐的故事——对歌的石像遗迹至今仍在 历史故事

刘三姐的故事——对歌的石像遗迹至今仍在

广西贵港市石卡乡西山圩东边,有几座石山。石山里面的方竹村附近有一座唱歌山,距离西山圩有二里。山上东侧有两个人形大石笋对面竖立,真像两个人站在那里对歌。传说这是刘三姐和秀才张伟望对歌成仙的遗迹。 &nb...
春节的故事 历史故事

春节的故事

还有47天就要过年了,过年是年节的意思,是我们中国一年365天中最隆重的节日,也叫做春节。在春节期间,全国各地均有举行各种庆贺新春活动,热闹喜庆的气氛洋溢,今天我们就来讲讲春节的故事。   ...
腊八节的六个传说故事 历史故事

腊八节的六个传说故事

时间过得非常快哈,还有仅仅25天就要到一年一度的腊八节了,这是我们汉族同胞的传统节日。腊月最重大的节日,是十二月初八,古代称为“腊日”,俗称“腊八节”。在这一天里面,我们都会喝腊八粥,泡腊八蒜。 &n...
长平之战——战神白起成名之战! 历史故事

长平之战——战神白起成名之战!

长平之战是发生在秦国与赵国之间的一场大战,这是战国晚期规模空前的历史性的决战。秦军于长平(今山西高平西北)歼灭赵军主力,确定了在兼并战争中的胜局。   秦昭襄王时代,是历史上的英雄时代。 &...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